未分类

caomei污

625?

苏妍彻底傻眼了,方辰是什么水平,能考多少分,她恐怕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甚至可以说,高三这一年来,她自己在学习上面所花费的精力,都没操心方辰学习所花费的精力多。

而方辰的学习成绩虽说也一直在进步,但这两个月基本上就只能说稳定在560分,570分左右,连水木的边都碰不上,更别说比她的成绩还要高了。

见苏妍一幅不相信的模样,方辰轻笑一声,“卷子什么的都在这里,甚至连作文我都默写了下来,究竟考怎么样,你自己看呗。”

即便觉得方辰说的在理,可苏妍接过方辰卷子时依旧是有些疑神疑鬼。

她自然是相信方辰的,也很清楚的知道方辰没有撒谎的必要,但一下子把分数提高到这种程度,她着实有种看鬼片,遇到灵异事件的感觉。

莫非方辰动用自己的力量,提前拿到了高考卷子?

想到这,苏妍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,如果方辰有这样的心,说不定还真能做到。

她记得自家老爹,曾经说过方辰在国内的势力也同样深不可测,跟很多方面都有关系,反正据她所知,岭南的郭书记,李小华,甚至包括柳元俊这个大坏蛋,以及铁阳炎,王旭都相交莫逆。

就不说别人,柳元俊就有提前弄到考题的本事,毕竟高考试卷的下发牵扯到的人太多了,从印刷厂到运送到各个市,县的考试点,涉及到数以万计的人。

但下一瞬,苏妍自己就打消了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,方辰的确有这么做的能力,但她很清楚的知道,如果方辰这么做了的话,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。

手捧蛋糕蕾丝裙妹子温馨室内写真

这一点,她对方辰有信心,对自己也有信心。

翻开方辰的卷子,苏妍连一旁的标准答案都不看,飞快的在心中判断着方辰卷子上答案的对错。

对于她来说,这些题的答案早就已经烂熟于心了,毕竟她卷子上错的也就是那么几道题而已,把方辰的答案跟她答案对一下,然后把错题再改改,就差不多了。

一遍算下来,苏妍抬起头,一脸震惊的看着方辰,眼眶中似乎有点点晶莹剔透的泪珠在闪烁。

620!

她算出来的成绩是620,虽然跟625相差五分,但考虑到估分本来就是一个存在主观误差的东西,有时候错一二十分都是正常的,而且说不定还是她生怕梦想破灭,把分给抠的太紧的缘故。

可不管怎么说,水木的大门都朝着方辰敞开了,方辰完成了对她的承诺。

一时间,所有的担心,犹豫,挣扎部都如雨过天晴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,得到了巨大的弥补。

在课桌下,方辰一手拉着苏妍的手,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,笑着说道:“我不是说答应你,要考上水木的吗,我怎么能忍心让你失望。”

“那你也不能一下子考这么高的分啊。”苏妍有些喜不自禁,喜极而涕的感觉。

亏得她之前,已经把对方辰的要求给降到了最低,甚至降到了彻底没有。

水木她不要求了,北航什么的她也不要求,甚至下定决心,不管方辰考成什么样子,她都坦然面对和接受,并且陪在方辰身边。

嗯,没错,她已经不打算去燕大了,方辰去哪,她就去哪。

反正她的梦想就是在大学做个老师,搞搞科研而已,当大学老师和搞科研并不一定非要在燕大才能实现。

且不说燕大也不是每项学科都是第一,其他学校也有其他学校独有的优势学科,最重要的是,她觉得去哪上大学这件事,远没有跟方辰在一起来的重要。

这两年,明白自己心意之后,这种和方辰离别的相思之苦,她已经吃的太多太多了。

而她既然不能阻止方辰扛起他所应该扛起的责任,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,离方辰更近一些,能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一些。

七月二十六号,擎天通信八车间。

方辰静静的盯着,正在对第一台04机做最后检查的检验员,这是04机的第一台量产型。

高考结束之后,而距离04机的正式量产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这段时间不管是对于方辰还是苏妍来说,都是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
两人一商量,决定出去旅游得了,算是庆祝,毕竟等到了八月份之后,方辰彻底忙起来,他俩想再有这样的悠闲时光,恐怕最近一两年都不可能有了。

两人到也没跑远,就方辰开着车,带着苏妍在中原省,直隶省,燕京这三块地方溜达了一圈,吴茂才和慧明等人苦逼的在后面远远的跟着,生怕打扰到两位的闲情雅致。

本来方辰是打算玩到八月一二号再回来,可谁知道04机量产的时间竟然又提前了几天,只得提前结束旅程,无奈的先回来了。

对此,方辰如果要怨的话,也只能怨他自个,谁让他逼着沈伟和郑保用,在九月份之前,必须下线三十万线交换机,这么一个恐怖的数字。

那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给正式投产,那研发组自然不得不往前撵进度,方辰在外面逍遥自在的这半个多月,研发组吃喝拉撒睡,可都是在办公室解决的。

幸亏是还能打电话,要不然研发人员的家属,还以为自家儿子,老公出什么事了,要不然怎么能连续半个月都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的。

经过最后的测试,一切都没问题,随着检验员把合格标签跟说明书,保修卡等等整合在一起,放在04机包装箱内,所有人不由长吁一口气。

但下一瞬,所有人都齐齐看向了方辰,就如同等待命令的士兵。

见状,方辰不由轻笑了一声,站在早已准备好话筒后,喜悦而坚定的说道:“我现在宣布,擎天通信04机量产成功!”

方辰的话音还没有落地,偌大的厂房骤然迸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,几乎所有人都在拼命的拍打着自己的双手,手掌拍的一片通红而不自知,神情激昂,泪水飙飞。

方辰的眼中也闪烁着复杂的光芒,他为擎天通信,为郑保用,为这些研发技术人员而感到骄傲和自豪!

04机的研发,擎天通信倒还没付出太多,但量产他们真的是付出了太多太多,加班加点简直就是家常便饭,甚至可以说哪一天如果晚上九点之前可以下班,那今天就算是下了个早班了。

04机量产的不容易,除了本身技术上的难度以外,最大的问题则是时间,他给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。

从去年十月份邬江星宣布研发成功,到今天擎天通信第一台量产型04机下线,郑保用他们只用了九个多月的时间。

而对比同样研究04机量产的邬江星团队,方辰知道按照正常的历史走向,邬江星的04机是明年五月份,才量产成功,也就是说邬江星团队,比郑保用他们足足又要晚九个月。

而且要知道,邬江星可是04机正儿八经的研制者,郑保用他们能比邬江星他们提前一半的时间,这其中有多少的不容易真是可想而知。

双手下压,将众人的掌声和情绪给平复一下,方辰笑着说道:“今天无疑是个喜庆的日子,是属于我们体擎天通信人的节日,然而04机的量产离不开体员工,尤其是研发技术员工的辛勤努力,正是因为他们这样没日没夜的艰苦奋斗,努力付出,才有了04机量产下线时间的不断提前!让我们向他们表示最真挚的谢意。”

说到这,方辰带头鼓起掌来,如洪钟大吕般的掌声再次响彻整个车间,研发技术中心的员工一个个面色涨的通红,神情中充满了激动和自豪,对于他们来说,最光荣的恐怕也就是此刻了。

他们苦吗?

真的苦,可以说太苦太苦了,一个星期他们基本上都要工作一百个小时,甚至休息日根本就不存在,即便节假日都还在公司里加班,可以说他们的工作时间是正常人,一个星期六天四十八个小时的两倍多。

可以说,他们之所以能比邬江星团队提前这么多天时间,并不是说他们有多么的聪明能干,就是因为他们把一天当做两天多来用。

说完这话,方辰看着底下一张张灿烂激动的笑脸,他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华夏,找到了华夏人崛起的密码了。

华夏在四十多年前,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国,工业基础几乎等于零,也就刚刚能造出火柴,肥皂,自行车这种最低级的工业产品。

但要知道,这些东西在建国十年前,还被叫做洋火,洋腻子,洋车,可以毫不客气说,华夏的工业能力跟西方发达国家相差二百年还要多。

没办法,乾隆七下江南的时候,西方已经展开了浩浩荡荡的工业革命,瓦特改良的蒸汽机,哈格里夫斯发明的珍妮纺纱机,西方国家开始从手工劳动向动力机器生产转变的重大飞跃,迈步进入了工业时代。

华夏跟西方世界相比,欠了二百年的债,华夏比他们晚发展了二百年。

而华夏建国不过七十年,华夏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,拥有世界最面的工业产品制造能力,每年制造的产品占据世界工业品的三分之一,把跟西方国家的差距,或者说单纯跟美国的差距缩短到了二十年。

法国,英国,甚至包括东倭,德国对于华夏来说,就像是抱着祖先仅剩下一点点荣光不撒手的破落贵族。

华夏在这七十年,不但没有被西方国家拉开差距,反而将差距从二百年缩小到二十年,这绝对是个伟大的奇迹。

而之所以能制造出这样的奇迹,就是因为华夏人把一天的时间当做两天,甚至三天,五天来用,正是这样的紧迫感和使命感,使得华夏成为世界上最为勤劳和努力的人民。

“方总,其实04机能顺利的量产,更多的还是要感谢您。”郑保用神情真挚的说道。

“我?我并不觉得我在04机的量产上有着多么大的作用,在你们的心中我恐怕就是一个拼命追赶你们这些小红帽的大灰狼吧。”方辰自嘲的说道。

“不,就是您,您是我们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柱,如果没有您,04机真无法这么快量产。”沈伟在旁边也开口说道。

不仅是他们这么想,公司的这些研发技术人员,甚至包括体为04机量产而付出巨大努力的员工都是这么想的。

04机最大的功臣应该就是方辰无疑。

要知道,公司仅仅负责研发04机量产的团队,就有将近二百来人,而邬江星团队只不过才有五十人而已,只是他们的四分之一。

要不然仅仅依靠努力的话,他们真不能这么快就让04机量产,毕竟邬江星团队也挺努力的。

但问题来了,邬江星团队他们不知道人多力量大,众人拾柴火焰高高吗?

这个他们简直是太清楚不过了。

但关键是,经费资金哪?

招这么多人,这可都是要发工资的,即便他们相比于擎天通信可以更轻易的弄来一些免费的科研狗,比如本科生,硕士生等等,甚至一个月一百块钱也能找个博士生来用。

但他们依旧没有这么多钱把团队扩张到擎天通信这个地步,甚至可以说维持五十人的团队,已经是邬江星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毕竟要知道,之前04机研发的时候,他们才大猫小猫十来只而已,如果不是擎天通信给他们派了二十多个人帮忙,04机也不能在十月份就宣布研发成功。

而擎天通信作为一家民营企业,之所以能招到这么多科研技术人员来做04机的量产工作,甚至还有余力去研究什么耐腐蚀性钢,不就是因为方辰舍得花钱。

郑保用算过了,这200多科研技术人员,仅仅每个月的工资都高达三十万,平均下来一个人将近一千五百块钱,正是这一个月就几乎等同于,在科研院校上半年班的工资,才得以招到这么多的科研人员。